预祝RNG获得S11总冠军

星瞳中之人是谁 星瞳和asoul谁更受欢迎

新闻资讯 Faker 1个月前 (09-17) 274次浏览 已收录 0个评论

星瞳和asoul都是现在比较火的两个虚拟主播,星瞳出道比asoul早但是没有asoul火,毕竟星瞳走的是稍微成熟一点的御姐风,而asoul走的团队风,所以asoul里面什么风格都有。

从目前来看,asoul比星瞳要火的多。有人说星瞳中之人是贝拉,这是不可能的,星瞳的跳舞功底比贝拉好太多,所以不是同一个人。

B站视频里,嘉然穿着红白相间的洛丽塔裙,浅棕色的头发上系着一个超大的红色蝴蝶结,刘海位置有一颗星星,还有一绺头发微微向上翘起。此外,她拥有萝莉的嗓音,被问及用三个词形容自己时,嘉然蹦蹦跳跳地说:“机智、可爱、一米八。”

“出道”两年,游戏虚拟偶像星瞳如何保持潮流文化号召力?

追虚拟偶像的人:虚拟、真情与偏见

这是嘉然在B站上自我介绍的视频,“大家好呀,我是嘉然,初次见面,请多关照。”播放量已经达到了178.3万。从外形上看,嘉然很像二次元动漫人物,但她的身份是偶像,虚拟偶像。如今,嘉然在B站上有56.8万粉丝,在微博上有94.7万粉丝。2020年11月,乐华娱乐由五名成员组成首个虚拟偶像团A-SOUL 出道,嘉然是A-SOUL成员之一,另外四名成员分别是乃琳、向晚、珈乐、贝拉。

今年5月1日,A-SOUL作为特邀嘉宾参加在广州举办的第26届萤火虫动漫游戏嘉年华,这也是她们首次在线下与粉丝见面。在广州上大学的粉丝Aaron特意买了门票,去参加漫展。

追虚拟偶像的人:虚拟、真情与偏见

Aaron提供的现场图片

那天上午,A-SOUL演唱了出道歌曲《Quiet》和新曲《超级敏感》。现场有很多女孩cosplay嘉然的服装,还有很多人举着荧光棒,条幅、发光的牌子为她们欢呼。

追虚拟偶像的人:虚拟、真情与偏见

Aaron提供的现场图片

不喜欢虚拟偶像的人抨击她们是“纸片人”,“没实力”,“只会炒作和圈钱”,但虚拟偶像的身上却承载着粉丝们最真挚的情感。粉丝Aaron会参加A-SOUL的线下应援,还为她们学习剪辑视频,也会在直播间给她们送礼物,他说:“看见她们成长,我也有动力让自己去成长。”

追虚拟偶像的人:虚拟、真情与偏见

迷恋虚拟偶像

今年2月份,粉丝奶贝在B站上刷到了《哥哥,今天不要用铁棍,用电棍吧~》的视频,奶贝知道有个很火的游戏主播叫电棍,就顺手点了进去,结果视频里没有电棍,只有嘉然和向晚在调侃电棍和铁棍。在算法机制的推荐下,他看见了好多A-SOUL的视频,看完后,奶贝很感兴趣,找出了她们从前的视频,考古的过程中,他渐渐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她们。

在此之前,奶贝并不了解虚拟偶像或者虚拟主播,只是把她们理解成二次元文化,形象或许是2D,3D的,“完全不知道背后的人长什么样”。之后,奶贝开始积极地在微博与嘉然留言互动,他写道:“然然这几天吃胖了吧。”嘉然连忙傲娇地否认:“才没嘞。”

A-SOUL的五个虚拟偶像奶贝都很喜欢,但他最喜欢的还是乃琳,比起嘉然的可爱俏皮,乃琳更有御姐范,高冷热辣,奶贝说:“乃琳给我的感觉更类似于三次元主播,像电台主播,其实我是非常享受直播间的这种氛围。”

追虚拟偶像的人:虚拟、真情与偏见

奶贝与嘉然互动

粉丝Aaron早在2018年时就关注到了虚拟偶像这一群体,他喜欢的第一个虚拟偶像是乐元素在2018年9月推出的战斗吧歌姬,但今年2月份就解散了。Aaron的喜欢也没有持续多久,而且追战斗吧歌姬时,Aaron觉得自己更像一个普通观众。他说:“她们那种模式走日本风格,在直播过程中很会鼓动粉丝送出礼物,像底层主播,不像偶像。”

比起日本的虚拟偶像,Aaron更喜欢高技术的国产偶像。去年年末时,乐华娱乐的A-SOUL喊着永不塌房的口号集体出道,Aaron觉得她们的中之人外形很好,运营态度诚恳,能和粉丝打成一片,有真情实感,就把目标转向了A-SOUL。如今,她们五人在微博上一共有300多万粉丝,其中嘉然的粉丝最多,有94.7万。但提起洛天依,他不太喜欢,觉得洛天依的声音很机械化,完全没有人的感觉。

虚拟偶像已经发展多年,2007年,初音未来首先带来了虚拟偶像的概念。2012年,上海禾念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制作的虚拟偶像洛天依诞生,之后开始进入B站,并举办全息演唱会,演唱过《刀剑如梦》、《权御天下》等歌曲,还登上了央视春晚、江苏跨年晚会等舞台,成功出道。如今,洛天依的微博粉丝505万,最新作品是为党庆生的歌曲《南湖景》。

追虚拟偶像的人:虚拟、真情与偏见

随着短视频、电商直播的兴起,虚拟偶像的发展空间日益扩张,虚拟偶像也逐渐由单独个体演变为成团发展。2019年,腾讯“无限王者团”虚拟偶像成团,2020年,虚拟偶像之一的星瞳与杨丽萍合作表演孔雀舞。

追虚拟偶像的人:虚拟、真情与偏见

艾美咨询数据显示,63.6%的网民支持或关注过虚拟偶像的相关动态,2020年中国虚拟偶像产业规模为34.6亿元,预计2021年将达到62.2亿元。粉丝们有时会在直播间里给虚拟偶像送一些付费礼物,或者去参加线下应援。

今年5月1日,Aaron花了70元买门票前往A-SOUL在广州举办的萤火虫漫展现场。根据他的回忆,现场有红色的横幅,上面写着:想陪A-SOUL成为最亮的星,还有很多萤火虫漫天飞舞,浪漫而且温馨,粉丝们在台下和A-SOUL合唱,在表白环节里,一个粉丝说:“最难的日子已经过去,一定会陪你们登上最高的舞台,今天就是开始。”

那一瞬间,Aaron回忆起了A-SOUL出道半年以来由被网暴到被认可的种种艰难经历,觉得自己能在现场感受到这种热烈的氛围真的很幸福,顿时热泪盈眶。尽管这只是一个普通的小漫展,A-SOUL却带来了很多人气,粉丝们都举着花花绿绿的荧光棒应援。

Aaron喜欢A-SOUL的每一个成员,最喜欢乃琳和嘉然,嘉然是A-SOUL中最早出来自我介绍的成员,是团队的招牌,也经历了最多的网暴,但嘉然从来不会埋怨。Aaron觉得她善良到不真实,在打游戏时,乌龟会攻击角色,贝拉和乃琳都说乌龟很讨厌,嘉然会说乌龟咬她是因为喜欢她,粉丝说自己没有吃饭给嘉然打钱,嘉然会劝粉丝好好吃饭。

Aaron说:“嘉然能够去直面压力,现在自己去回顾以前的时候,给人没有任何阴影的感觉。”而乃琳和嘉然都很会带动情绪,让他看见了偶像身上的阳光、希望和温暖。因为外界有人说向晚的声音像懒羊羊,Aaron还特意剪辑了一段懒羊羊的视频,并配上了向晚的声音,这个视频在B站上播放量达到2.1万。

粉丝小罗在今年的三四月份刷到了A-SOUL成员的表情包,就在B站上关注了她们。起初,小罗只是偶尔刷几个视频,但关注了一个多月后,小罗逐渐开始守在直播间看她们直播。

追虚拟偶像的人:虚拟、真情与偏见

有一次,A-SOUL发起了讨论话题“那些年,浪费过的钱”,为了得到与她们互动的机会,小罗在直播间花了30元把自己的留言顶了上去:十一回家打不上车只好叫专车,路上又堵车,最后没赶上花了100车费又损失400车票。这段留言被乃琳读了出来,然后和其他三位成员在直播间开怀大笑,小罗还特意把视频录屏。被偶像翻牌后,小罗觉得自己的事情也可以被她们知道,讲述开心的事情会更开心,难过的事情也会得到安慰。前段时间,小罗很幸运地在A-SOUL组织微博抽奖时抽中了贝拉的立牌。

追虚拟偶像的人:虚拟、真情与偏见

小罗抽中的立牌

虚拟偶像或许只存在于荧幕上,但她们会在镜头前努力表演歌舞,会和粉丝在直播间真诚互动,她们也有很多缺点,但粉丝们却寄托了最真挚的情感看着她们成长进步,然而,外界对于虚拟偶像仍有很多负面评价。

追虚拟偶像的人:虚拟、真情与偏见

误解

嘉然首次在B站自我介绍时,弹幕上的许多留言都充满恶意,甚至让她滚。但奶贝在深入了解A-SOUL群体后,发现她们跟那些摆烂圈钱的虚拟偶像完全不一样,A-SOUL有自己的努力和坚持。

奶贝记得,今年1月份时,乐华制作的A-SOUL在弹幕控场和个人才艺表演上都表现得很不成熟,包括唱歌会走调,跳舞也不整齐,比如乃琳控场能力很强,但跳舞动作就表现得很僵硬。

追虚拟偶像的人:虚拟、真情与偏见

市场上的虚拟偶像质量参差不齐,有优质的偶像,自然有劣质的。奶贝之前并不了解虚拟偶像,他在刷论坛时看到的消息往往负面多于正面,诸如虚拟偶像就是骗钱的,没有实力也没有才艺,只是做出了好看的形象,说几句话就能圈钱。这些评价通常会给受众带来先入为主的刻板印象,极有可能令他们再也不想了解这个群体。

此外,A-SOUL出道的另一重负面评价来自“资本即原罪”的说法,之前争议比较大的艺人王一博、孟美岐、吴宣仪等人皆出自乐华,因此,作为乐华资本产物的A-SOUL出道并不被看好。

追虚拟偶像的人:虚拟、真情与偏见

不过,她们的进步是肉眼可见的,奶贝能感觉到她们集体都在努力做出改变和调整,A-SOUL会不定期发调查问卷,请受众反馈直播情况和喜好程度,奶贝每次都会积极参加。为了鼓励A-SOUL,奶贝会在B站的直播间里花钱给她们送舰长作为礼物。

根据A-SOUL官方号发布的训练日程表,她们的训练十分严格,包括文化课程,声乐课程,视频拍摄等,每周只有一天休息日,并不是外界所理解的说几句话,唱几首歌就可以。

追虚拟偶像的人:虚拟、真情与偏见

Aaron坦言,A-SOUL属于成长型的偶像,本身就会有很多不足,但他愿意去包容她们,也很开心能看到她们进步。在他看来,嘉然在团播时,如果没有人关注到她,她就很容易隐身,Aaron认为,嘉然隐身是为了给队友让出发挥的空间,也可能是因为嘉然在团播时压力很大,累到经常打瞌睡,但是真的很可爱。乃琳和向晚的唱跳水平都不算很高,而且向晚的人物设定是一个gamer,但她打游戏的水平实在一言难尽。

面对恶意评价,Aaron很欣赏嘉然解构嘲笑梗的能力,有人说嘉然是绿茶萝莉,嘉然会把这个词解构成奶茶萝莉,嘉然和向晚一起打游戏时,有人直接在弹幕骂道猪比,嘉然会说,“这个词听起来很好玩,那就叫我然比,叫向晚晚比好啦。”

追虚拟偶像的人:虚拟、真情与偏见

Aaron对A-SOUL团体的五个女孩子从来没有失望过,他认为槽点主要是技术人员造成的,比如有时进麦会出现电流麦,镜头也会切换得特别蠢,本应展现集体舞蹈时,非要切个近景过去,就很奇怪。他说:“虚拟偶像不能全靠偶像表演,更大的优势应该是技术方面。”为了支持A-SOUL,Aaron每个人月大概会给她们花100多元打赏,前前后后一共花了500多元。

对于A-SOUL团体在唱歌、跳舞方面的小缺陷,小罗觉得无所谓,不是什么大问题,他看待A-SOUL自带粉丝滤镜,现在这五个人能在镜头前说说话,偶尔唱几首歌就很好。当然,如果她们能进步就更好。毕竟自己喜欢她们不是因为她们唱歌唱得好或者跳舞很棒,而是“很奇怪的一种感觉,对她们有莫名的喜爱。”

小罗记得,A-SOUL刚刚出道时,整个圈子都在骂她们,对她们没有任何好感,知道她们开始首播后,一些人终于渐渐地被她们的实力所折服,开始粉上A-SOUL这个团体,但现在仍然有一些人在谩骂她们,这种情况似乎无可避免。

尽管大家心知肚明,虚拟偶像是二次元动漫人物,但在某一个时间节点上,粉丝们开始模糊虚拟与真实的界限,虚拟偶像与他们一样,都是真实存在的,恍然醒悟后方知,那一刻是幻觉。

追虚拟偶像的人:虚拟、真情与偏见

虚拟,抑或真实

A-SOUL有一个环节是夜谈会,在会议中,她们会和大家会交流自己的生活日常,类似的话题有:第一次跟队友吵架是什么感觉,第一次穿超短裙是什么体验……奶贝那时感觉,舞台上的她们只是一个代号,其实她们在真实生活中和我们一样。被问及如果知道她们是真人,有没有想见面的冲动时,奶贝果断否定,他希望继续保持虚拟的身份,“见过之后,你再去看虚拟偶像,会觉得还不如没有真人,和偶像还是保持距离为好。”

追虚拟偶像的人:虚拟、真情与偏见

B站上有一个视频是嘉然的小作文回,小作文里都是粉丝写给嘉然的留言,嘉然在镜头前第一次为粉丝落泪,这个场景也令Aaron为之动容。他觉得那时嘉然与他的距离很近,或许嘉然是真实存在的,看着嘉然落泪,他也很感动。Aaron这样形容对虚拟偶像的情感,就像小学男生喜欢同桌的女孩子,然后会往她的包里扔虫子。他很欣赏A-SOUL的抗压能力和阳光向上的精神,希望自己能和她们一起成长。

如果A-SOUL把皮撕了,蜕变成真人出道,Aaron仍然会继续关注她们,他觉得虚拟偶像出道成真人一定会有惊喜,有失望,但惊喜多还是失望多,他不知道。

之前,小罗从未追过真实偶像,他觉得真实偶像太遥远,但虚拟偶像可以和他互动,距离很近。今年五一时,小罗在线上关注了A-SOUL在广州的线下见面会,当时有很多粉丝在舞台下围观,还会和她们聊天互动,聊着聊着,小罗感觉乃琳还有向晚好像哭了,这个场景触动了他,他在想:她们会不会真实存在?

小罗记得粉丝们大概在说:“希望下次能在更好的舞台,我们继续陪伴你们”,“你们已经成为了我们生活的一部分”,这也是小罗相对A-SOUL说的心里话。至于A-SOUL后续能否出道成真人,小罗并不期待,他觉得她们现在这样就挺好。

追虚拟偶像的人:虚拟、真情与偏见

虚拟偶像的粉丝群体比较杂,包括游戏圈、电竞圈、动漫圈等,奶贝之前属于游戏圈和动漫圈,但关注的都不太多。对于A-SOUL,他戏称自己是她们的事业粉,类似于经纪人,奶贝近六成的娱乐时间都用来关注A-SOUL的直播,会在论坛上看她们的涨粉情况、视频的播放量涨了多少,舰长礼物有没有增长等。奶贝有一个女朋友,但由于异地恋,花的时间不多,A-SOUL也给他带来了女朋友的感觉。不过,奶贝现在刚刚毕业,准备考研二战,以后观看A-SOUL的时间肯定会减少。

Aaron是电竞圈的,也会看动漫,大二在读,单身,A-SOUL毕竟是一个团体,Aaron对每个人的感觉都很不一样。小罗之前也是电竞圈的,大二在读,和女朋友分手后很长时间才关注A-SOUL。

网上有很多人认为,虚拟偶像是不存在的,是假的,你甚至可能都不知道被后续操作的人是不是大爷大妈。在奶贝看来,他追虚拟偶像一开始会有空虚的感觉,但转念一想,即使背后的人真的是老爷爷老奶奶,又由什么关系呢?所有的影视剧也都是经过包装的,里面的角色同样是虚构的,他说:“虚拟的不代表是假的。”奶贝觉得自己的生活压力没有那么大,追虚拟偶像并不是为了排解什么,只是喜欢。

Aaron认为,虚拟偶像有网络时代特点的爱好,他觉得“追虚拟等于追空虚”的说法约等于十年前对“网络游戏都是虚假的”一种偏见,他面临的压力只有对未来的迷茫,但是看着A-SOUL成长,他也会想让自己变得更好。

小罗在学校读书有时会有学业压力,上完课写完作业后,他就会观看A-SOUL的直播,看她们在屏幕前打打闹闹,自己也会感觉很放松。他从来没觉得自己追虚拟偶像会空虚,因为A-SOUL一直都在陪着他。

追虚拟偶像的人:虚拟、真情与偏见

说道虚拟偶像未来的发展,奶贝希望她们不要走软色情炒作路线,那样流量来的快,去的也快。B站上的新月岚靠着炒作在1月份爆火,2月份就凉了,因为A-SOUL是偶像,宣传固然是一方面,但奶贝更期待她们能继续努力,拿出作品,把虚拟偶像群体带出圈。Aaron希望虚拟偶像背后的团队能把技术提升一下,在她们唱歌时,如果能实时演绎场景就更好了。小罗的期待很简单,只要看着她们继续成长,走向更大的舞台就好。

anyShare分享到:

如果觉得这篇文章不错就【打赏】作者资瓷一下咯丨
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:星瞳中之人是谁 星瞳和asoul谁更受欢迎
喜欢 (0)
[微信支付宝都可以哟]
分享 (0)
发表我的评论
取消评论

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

Hi,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!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